Question#2

(交流with Auge)
連續兩篇都廚Auge這樣沒問題嗎?



 
※請先看這篇:上一章
※不看的話會看不懂(大概



  學校考試時,選擇題最後一個選項不外乎是「以上皆是」或「以上皆非」。

×

  國中朋友是這麼形容的。

  「你說笛洛?哦~他喔,他對每個人都很好啊,總是笑嘻嘻的,你知道的嘛,笑臉總是很容易讓人產生好感啊!

  不過也對朋友很冷淡啦,嗯?你說為什麼?他不是常常拿著那個嗎... ...對對對,就是扯鈴,還是一樣那個橘黃色的嗎?哈哈哈真假?還沒換新的喔?之前那個已經很舊了耶!哎呀扯遠了,就是那樣啊... ...該怎麼說呢?笛洛拿著扯鈴的時候總會讓人有種距離感嘛~就像是他跟扯鈴的兩人小世界啊!

  偷偷跟你說喔,有時候啊... ...哎,都覺得有點吃醋了呢!

  ... ...喂喂喂剛剛那句話可不要隨便告訴別人啊!害羞?屁啦才不是,總之少亂說就是啦!雖然這樣說感覺很難跟他交朋友,不過他有個弱點喔!格力高的POCKY知道吧?他超愛吃那個,尤其是草莓口味,只要分他吃他就認定你是朋友啦,簡單吧?

  你說我就是用這招跟他成為朋友的?幹!不要把我講的跟變態一樣好不好啊!」

×

  笛洛想不起來是怎麼跟Auge成為朋友的了,反正他也不是很在意原因。

  男孩總是戴著帽子,上面繡著一個綠色的梅花圖案,像是一直提醒他們兩個不同班一樣;帽子底下是檸檬般的黃,第一次見到時笛洛覺得有點刺眼,於是他瞇起眼睛。

  「幹嘛?」男孩睜著若紫色的眼睛問,手裡還抱著一大堆食物。

  笛洛搖搖頭,沒有回答。



  時間拉回到現在,笛洛看著站在眼前的三個男生:一個紅髮、一個綠髮、一個藍髮,這、這不是光的三原色嗎?

  笛洛回想著不久前他們說的話,邊嚼碎口中的草莓棒,以前的國中主任好像這麼說過:

  「校園霸凌(School bullying),又稱校園欺凌或欺負,指的是一種長時間持續的、並對個人在心理、身體和言語遭受惡意的攻擊,且因為欺凌者與受害者之間的權力或體型等因素不對等,而不敢或無法有效的反抗。霸凌是一種反社會行為,通常會造成受害人心靈創傷、扭曲,也會造成課業成就低落、人際疏離,甚至有可能逼迫受害人產生報復性攻擊行為,或使受害人轉而霸凌他人。

  我們校園嚴禁霸凌事件!如果有任何同學看到,請盡速通知老師或教官尋求協助!」

  笛洛不太確定現在的情況構不構成校園霸凌,畢竟這所學校有點特殊,也許應該稱作『正當防衛』,不過有個更能確定這不是校園霸凌的方法,他將餅乾盒塞進口袋,然後握緊手中的扯鈴棍:「只要反抗回去就行了吧?」

  「媽的!」綠髮同學咒罵一聲,臉色扭曲,「對付你這種傢伙,我不用能力就可以幹掉了!」說罷抽出放在腰際的小刀,銀色的刀身上有著大小不一的褐色色塊,不知道殺過多少人。

  道德、倫理,一般社會所認知的常識在這所學校通通不適用,反正會進來就讀的也不是甚麼『正常人』,笛洛早就知道了,也不介意。

  大概在他六歲那年發生了一件事,笛洛第一次殺死的生物,是一隻狗,紅白色的塊狀物混雜著,他看著暗紅色的液體流到腳邊,學到甚麼是『弱肉強食』。他不喜歡殺人,但如果威脅到自己的生命,他不介意先下手為強。

  所以當棍子抵著對方的喉結時,笛洛並沒有感到恐懼或是愧疚,他人的生命就這樣被自己奪走,並沒有甚麼好奇怪。物競天擇、適者生存,早在1859年,英國博物學家達爾文就發表過了。

  「是你太弱。」

  用力,刺入。

  「啊、唔呃!咕... ...」

  棍子擠壓著頸部,因為不是尖角所以沒有立刻穿破皮膚,直到氣管受不了壓力才沒入,碰到脊椎時還稍微卡了一下。笛洛確定手中的物體貫穿往後一用力抽出來,鮮紅的血液隨著扯鈴棍拔出而噴濺,接著不斷從洞口流出,沒幾秒就染紅胸前的制服。

  「幹、幹啊!」紅髮同學瞪大眼睛,看著同伴的身體抽蓄了幾秒,接著緩緩倒下,剛剛發生的事他看的一清二楚,卻也同時感到不可思議。

  以往他們三個攻擊別人時,對方有七成會因為三對一而感到不安,不是面露懼意就是反過來嗆他們卑鄙;兩成對自己極有信心,輕蔑的嘲笑他們只會靠人海戰術;剩下的一成好像背負著甚麼沉重的過去,一臉「既然如此就來打吧」的超然感,而且總是很陰暗。

  眼前的少年不屬於上述任何一例,就像是「啊,不好意思我想去轉角買個麻醬乾麵,借過一下喔。」般平常,要不是少年手中的棍子還沾著血,他真的會以為少年才剛買完乾麵回來,也許還加點了一顆滷蛋。

  沒有反應,比任何反應還要來的讓人害怕。

  「別在意,」藍髮同學走過來輕拍紅髮同學的背,「綠色會死是因為輕敵,我早提醒過他不要那麼急躁,我們兩個聯手絕對會贏的。」

  紅髮同學不確定對方是不是在安慰自己,不過他的戰意已經少了一大半,在還摸不清楚對手的模式之前,他不想輕舉妄動。

  笛洛甩了甩棍子,冷靜地... ...才怪,他很緊張,還很困擾,能夠解決綠頭髮的同學是僥倖,對方沉不住氣先攻過來正合自己的意,如果是三個一起上他大概真的掰了。雖說解決了一個,但二對一對自己還是很不利,尤其是身上還掛了彩。

  剛剛將扯鈴棍抵住對方喉嚨時,對方手上的刀子劃過他的臉,大約在眉毛下方一點點的位置,笛洛不確定有沒有深到穿過眼皮,但右眼傳來的疼痛使他不得不閉上一隻眼睛。



  「給我你的眼球吧!」男孩的聲音帶著一絲戲謔。

  「抱歉啦,沒了眼睛,我就不能玩扯鈴了。」笛洛認真思考後,還是拒絕男孩的要求。

  男孩毫不掩飾地露出失望的表情,隨手撕開一包洋芋片大嚼起來。

  笛洛知道,每當自己在表演扯鈴給對方看時,對方總是盯著自己的眼睛。「你他媽的給我專心一點啊啊啊啊啊啊!」好幾次想這麼大喊,還是忍了下來。

  他從來不覺得自己的眼睛有甚麼好看的,漆黑如墨,連瞳孔在哪都分辨不出來;倒是男孩紫色的眼睛很特別,第一次見到時,他還看傻了眼。



  笛洛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想到Auge,這傢伙明明幾分鐘前才因為眼球而丟下自己!--雖然他也不是很在意啦,眼球甚麼的,果然很重要吧,就像扯鈴對自己一樣。

  而且全世界的人口這麼多,少了自己這雙,Auge還是有千千萬萬雙可以收集。

  只是... ...

  用僅剩的眼睛吃力的盯著前方的紅髮和藍髮同學。

  只是如果可以,他還是希望剛剛男孩沒有跑走。



番外1



  學校考試時,選擇題最後一個選項不外乎是「以上皆是」或「以上皆非」。

  笛洛覺得,自己還是比較喜歡 ( D ) 以上皆非。







接者請惹發接下去!!!
結果整篇都是笛洛視角啦!糟糕!Auge快出現!!!

因為想解釋一下之前本文1車禍時為何笛洛會那樣反應,所以忍不住寫了一堆。
還是沒辦法將笛洛的思想解釋得很清楚,只好繼續留到本文了(爆

那麼、我要去畫淺帥哥了!(廚心滿滿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