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

終... ...終於生出第一章了(在地上抽蓄)
同樣的腦汁榨乾,我還是比較適合隨便塗鴉99cb0419887d3d8c4a30d8d5c5928ec2_w48_h48.jpeg


  
 1

  喀咚!車身又搖晃了一下。

  安琦從睡夢中驚醒,右邊太陽穴附近,靠近蝶骨的地方有點疼痛。大概是因為剛剛的晃動而撞到窗戶吧,她猜想。

  這輛公車從山區的一個小車站出發,一路開上了緩坡,剛駛進一條石子路,車子隨著顛簸的路面上下晃動,把手也喀答喀答的互相敲擊。

  現在大約早上七點,車上的乘客不多,只有幾個穿著制服的學生跟早起的老先生。安琦把頭髮撥到耳後,前天晚上她接到外婆的電話,說是爬樹時不小心閃到腰,於是媽媽便叫她今天一早來照顧外婆。

  年紀都一大把了爬甚麼樹啊。安琦無奈。

  公車轉了個彎,持續喀咚喀咚,安琦被搖晃得有點不舒服,她坐在最後一排,剛好是晃動最明顯的位置。揉了揉太陽穴,她將視線從窗外轉回車內,大部分的乘客都在補眠,其中一個學生吸引了她的注意。

  男孩年紀大約十五十六歲,穿著不知道是哪間學校的制服,一頭茶棕色的短髮亂翹著,明明還有很多空位,他卻站在車子的中間把玩著扯鈴。也許是顧及到公車的高度和寬度,男孩只將雙手擺在胸部的高度做小幅度扯動,橘色的扯鈴轉啊轉的,像是有生命一般。

  然而真正吸引住安琦的原因是,在不斷晃動的公車裡,男孩卻完全不受影響般站的直直的。平衡感真好,她這麼結論。

  離目的地還有四站,安琦閉上眼睛決定再休息一下。


  事情的發生只有那麼一瞬間。


  一輛高速行駛的黑色轎車毫無預警地從前方撞上,司機連閃避的時間都沒有,整輛公車像是紙做的般壓縮然後向右翻了過去。

  安琦張開眼睛時,眼前的景象已經變成一遍煉獄。

  扭曲的車身像是被踩扁的鋁罐,她想起小時候常跟鄰居家的孩子一起玩踢罐子,其中一個人的腳力很大,每當他踢下去時,鋁罐就會凹一邊並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弧度。

  公車的窗戶已全部破碎,其中一塊玻璃就插在左前方一位女學生的咽喉上,暗紅色血液汩汩流出,她的身體彎成奇怪的角度,即使是瑜珈大師看到也會甘拜下風吧,安琦扯扯嘴角。除了頭點暈之外並沒有特別疼痛的地方,她嘗試移動身體,才發現下半身被卡在椅子下。

  不知道是真的不會痛還是已經痛到失去知覺了。

  從安琦的角度看不到前方,不過竄入鼻子的鐵銹味告訴她,除了她以外的人大概都喪命了,也許是因為坐在最後一排,衝擊沒有前方大的緣故,她並沒有當場死亡。

  男孩也死了嗎?不知為何安琦感到有點失落。手指的力氣漸漸流失,她深吸了一口氣,卻嗆到而咳個不停。

  腥甜的味道在嘴裡擴散。

  踩到玻璃的啪嚓聲在耳邊響起,眼角瞥見那亂翹的茶棕色頭髮,在陽光的照射下變成耀眼的橘黃色。安琦想到小的時候,外婆總會在下午擠一杯柳橙汁給她當點心喝。

  男孩的身上除了一些灰塵外沒有明顯的外傷,東張西望的不知道在找甚麼,轉到安琦這個方向時突然眼睛一亮,然後快步地朝她走過來。

  安琦看著男孩朝自己越走越近,彎下腰,對著她伸出手,接著撿起掉落在她旁邊的扯鈴。

  「要是不見就糟糕了呢!」男孩鬆了口氣。

  第一次聽見男孩的聲音,安琦覺得很乾淨,雖然這樣形容好像有點奇怪,她就是這麼覺得,甚至有點午後曬被子的太陽味。

  她抽了抽手指,是不是想讓男孩注意到,安琦並沒有想這麼多,不過她成功了。

  「耶?」男孩搔了搔頭髮,一臉困擾。

  他將雙手合十舉到鼻子附近,「抱歉啦,我快趕不上開學典禮了。」然後歉然一笑。

  安琦覺得意識越來越模糊,想出聲,喉嚨卻發不出任何聲音。

  「不然這個給妳好了,原諒我吧!」男孩不知道在背包裡找甚麼,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。

  安琦閉上眼睛,一股甜膩的草莓味取代血腥味進入她的鼻腔。

  好餓啊... ...昏迷之際,她想。


#

#1-FC2